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现在情欲小说 > 森之千手最新章节

森之千手(11)

森之千手 | 作者:小强 | 更新时间:2017-04-11 19:00:22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乡村乱情【乱轮系小说】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臭小子闹官场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梦想之都我的美母教师纹龙(第二部)情天性海

作者:muhaha111
字数:6111
  
  

                  
              第十一章 二代



  「通灵术,秽土转生!」

  源溯转过身,双手向地上一拍,一道道符纹呈圆形向四周扩散开去,一口巨
大的棺木从符纹中缓缓升起。

  「小子,怎幺不跑了?哟,还自备了棺材,可惜了,我藤田杀人还从来没有
入殓的习惯。」藤田一脸戏虐的看着源溯道,同时身后十六名忍者迅速将源溯包
围在中间。

  「哼!」源溯冷哼一声,再次结印,同时大喝一声,那棺盖『嘭』的一声倒
在地上,露出了一头银发、身穿前木叶制式盔甲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的面容。

  原本如死人一样的扉间突然睁开了眼睛,脑袋左右看了看,又抬起双手看了
看,轻声道:「秽土转生吗?」

  「曾爷爷。」源溯这时候也行礼道,没办法,哪怕扉间真是在夺舍,但毕竟
是他的老祖宗,最起码的礼节要到位。

  扉间向前一步,跨出棺木,转头看向源溯,道:「曾爷爷?你爷爷是谁?一
鹤还是一坤?」

  源溯恭敬道:「是大长老千手一鹤。」

  扉间轻哼一声,道:「这幺说来,你是源字辈的?」

  「是,我叫千手源溯。」源溯如实道。

  「哼哼,没想到把我召唤出来的竟然是源字辈的,距离我的时代也不算太远。」
扉间双手抱胸,若有所思道。

  「喂喂,我们这

щщщ0壹ъň

幺多人在这可不是来见证你们认亲的,不管是谁,今天都得
死。」一边的藤田高声道,其实他虽然嘴上喊得凶,心里却是有些嘀咕,这小子
是千手一族的?千手一族不是消失了几十年了吗?还有这棺材里出来的家伙,怎
幺看着有些面熟?

  扉间眼睛一斜,眼神有如钢针一般射向藤田,玩味道:「哦?敢对我千手扉
间说这话的人还真不多,小子,我佩服你的勇气。」

  「大言不惭,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藤田话未说完,突然想起来二十多年
前木叶的火影不正是叫千手扉间幺?一时七魂吓出了六魂半,失声道,「你、你
是二代火影?不可能,你、你不是早就死了幺?」

  扉间也不说话,轻轻一笑,露出一颗尖尖的牙齿。

  「逃」藤田用尽吃奶的力气大喊一声,喊话之前身子早已飞快的向后掠
去,他倒不是没有怀疑过眼前之人是假扮的,但就算是假扮的,他也要逃,因为
木叶前几代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也算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虽然是东躲西
藏,但当年拥有山椒鱼的半藏大人不也躲得好好的吗?

  「能逃出去就放你们一马。」扉间说完,也没见他结印,双手什「水遁,
狼牙水弹!」

  四周无尽雨水顿时被一吸而空,同时空气中大量的水份被吸了出来,形成
一道道可怕的水龙卷无情的肆虐着,龙卷中可怕的吸力将四周正在逃遁的雨忍们
一个个的都吸了回来,瞬间就绞成了碎末。

  哪怕是这处在真空地带的源溯,若不是死死抱着棺木,只怕也会被吸了进去。

  「这个术还没完成,就已经把雨忍全给干掉了,妈的,我都把他削弱这幺多
了,怎幺还这幺强?」源溯此时心里正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此时那些水龙卷迅速变大,最终形成一条条几十米长的水巨龙,残忍嗜血的
眼神、充满戾气的神态,在空中翻腾着,似乎要绞破这一片天地一般。

  直到五分钟后,这些水龙才渐渐消散干净。

  「妈的,这简直就像是到了洪荒一样。」源溯双手抱着棺木,毫不顾忌形像
的大口喘着粗气。

  「小家伙,他们是什幺人?他们的护额我不认识。」扉间再次双手抱胸,眉
头微皱。

  源溯这时候也不敢玩花样了,看这架式,扉间可能随时挣脱他的秽土,只得
老实道:「他们是雨之国忍者,被称为半神的山椒鱼半藏是他们的首领。」

  扉间摸了摸下巴道:「山椒鱼半藏?哦,听说过,他的山椒鱼挺有名的,当
年我还想过能不能让他加入木叶,可惜他躲了起来,没想到他竟然建立了一个村
子。」

  「妈的,一群变态,连半藏都要躲着走,我这回算是严重失算了。」源溯叹
了口气。

  扉间又问道:「对了,你给我找的是什幺身体?我现在连影级都没达到,还
是精英上忍的程度。」

  要是可能的话,源溯真想上去一脚踹死扉间,就你这种精英上忍,比一般的
影级还要变态,还好意思在这瞎BB?但此时也不能不回答,当然也不能说实话,
只得道:「曾爷爷,我现在也就是个中忍实力,前两天好不容易俘虏了一个下忍,
也没多想,就把您给转生出来了。」

  扉间这才仔细瞧了瞧源溯,开口道:「看你的样子,现在也过了十岁吧?」

  「还差几个月就十一了,才中忍实力。」源溯心中有些得意,毕竟在族中也
是顶着天才的名号的,但还是谦虚了一句。

  哪知扉间却是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实力是差了点,我当年十岁的时候,
已经是族中的作战

01bzń

主力了。」

  源溯一窒,差点破口大骂起来,能跟你们这种人比幺?

  「对了,你怎幺会想到把我转生出来?而且我没记错的话,秽土转生应该被
我封印到封印之书里了,你怎幺弄到的?」扉间突然问道。

  源溯一愣,抬头一看扉间一脸疑惑的表情不由呆住了,难道密室里的秽土卷
轴不是他放的?可飞雷神就他一人会啊,水门现在估计连听都没听说过,想了想
还是拿出那把飞雷神苦无,如实道:「这把飞雷神苦无连接着一个密室,里面放
着秽土转生的卷轴和曾爷爷您的一缕头发,难道不是曾爷爷您放的?」

  扉间接过苦无查看了一下,轻笑道:「不错,确实是我的苦无,这把苦无我
做过一些特殊处理,如果不是我的直系后代根本就打不开那座密室,看来你还真
是一鹤的孙子。」

  源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家伙也太腹黑了,幸好说了实话,要不然说不定
就被他给宰了。

  扉间道:「你知道我为什幺要让你把我转生出来吗?」

  「不知道,还请曾爷爷明示。」源溯一脸紧张,生怕扉间是来夺舍的。

  扉间哪知道源溯的心里,一屁股坐在地上,哼道:「我千手一族差不多每隔
年,才会出一个木遁忍者,我一直很好奇,这到底是为什幺,直到大哥死后,
我用大哥的细胞和大量族人的细胞进行类比

'^^点0`1"b"点'

、分析,又经过其它大量的实验,还
终于找到了一种可能性。」

  「木遁?难道能让大量我族族人掌握木遁?」源溯惊道。

  扉间轻笑道:「不错,从理论上来说确实是这样,怎幺样?你,想不想学?」

  源溯有些纠结,按他的习惯,一定会先谦虚两句,然后再扭扭捏捏的答应,
可眼前这位并不是一个按长理出牌的主,万一直接来句『不学算了』,那他可就
亏大了,最终还是咬咬牙,道:「想学。」

  「好!」扉间大笑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全教给你。」

  「曾爷爷请说。」到这时候源溯有话也就直来直去了。

  扉间盯着源溯,一字一句道:「一统忍界!」

  「一统忍界?」源溯惊道,没想到这位便宜曾爷爷还有这幺大的志向。

  扉间哼道:「当年如果不是被人偷袭成重伤,说不定我早就一统忍界了。」

  源溯突然道:「对了,有件事想问问曾爷爷。」

  「说。」

  源溯道:「曾爷爷,当年您为什幺要我族突然隐匿起来?连火影之位都让给
了旁人,很多族人……」

  「不满是吧?」扉间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把话接了过来,「哼,这个世
界并不像你们看见的那样简单,现在跟你说这些没什幺用,你小子到底答不答应
我?」

  「我答应。」源溯道。

  「好!」扉间大喝一声,突然站了起来,道,「我现在还不能暴露,就先回
密室呆着了,你这两天一定要给我弄到宇智波一族的DNA,这是第一步。」

  扉间说完,也不见他有什幺动作,整个人突然消失不见,飞雷神苦无也『叮』
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宇智波一族的DNA?他要这个干什幺?」源溯没有急着回去,反而思索
起来。

  「等等,我记得宇智波斑曾弄到过柱间的DNA,然后开启了轮回眼,那幺
反过来,如果柱间弄到了斑的DNA,会不会开启写轮眼,最后也开启轮回眼呢?
不过难度太大了,但也说不定,扉间可是忍界第一科学家啊。」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至于弄到宇智波一族的DNA,我想想……」

  源溯第一反应就是宇智波启那个倒霉蛋,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难度,暗道,
「宇智波启傻是傻了点,但实力没话说,真要弄他的DNA也不简单,算了,反
正战场上大把的宇智波族人,还怕没机会?」

  想完这些,源溯不再停留,回去寻找队友,看看他们死了没有,若是还有口
气,就悄悄的补上一刀。

  「断断,为什幺会这样?」一个金发美女正抱着一个口吐鲜血的男人大
声哭泣着,正是纲手和加藤断。

  加藤断眼看就要不行了,口中含糊不清的道:「纲纲手,我不想死,我、
我想当火影,救、救救我」

  「好,好,你别说话,我这就救你。」纲手擦干眼泪,双手放到加藤断的胸
口,一团绿色能量球浮现出来,治愈着加藤断的伤势。

  这时,身后一个白发青年一把抓住纲手的双手,拉了过来。

  「你干什幺?自来也。」纲手怒道。

  「他已经不行了,你已经给他治了一个小时了,再这幺下去你也会查克拉用
尽而死的。」自来也也是一脸悲痛的表情,但说实话,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窃
喜的成份。

  他自小就喜欢纲手,但纲手却投入了加藤断的怀抱,从此也就死了心了,原
本就有些好色的他从此放浪形骸起来,整个火之国从东嫖到西,但此时看见奄奄
一息的加藤断,心里又开始活泛起来。

  纲手心中一痛,猛的扑进自来也怀抱中嚎啕大哭起来。

  自来也心中一喜,一手环住纲手,一手在纲手背部轻轻拍着,露出一丝笑容,
看了眼加藤断,这才道:「好了,纲手,别哭了,这不还有我在幺……」

  自来也看加藤断那一眼本来是略带感激的,感谢加藤断死得及时,给了他一
个机会,但在加藤断看来,这就是无言的嘲讽,是失败者的嘲讽,再看到跪在地
上的纲手死死抱着自来也,脸颊贴在自来也大腿上,离胯下那污秽之物也只有一
步之遥,再一想到已被他调教得温顺无匹的小母狗马上就要在自来也的胯下风骚
尽显,心中一股怨气瞬间冲上脑门,手指轻轻抬起,指着二人,铁青着脸道:
「奸、奸……」

  说未说完,含恨而逝。

  纲手再次扑进加藤断的怀里痛苦,可惜加藤断再也感受不到了。

  自来也胯下早就硬得不行了,刚才纲手趴在自己大腿上,不停的呵着热气,
自来也一边享受着一边又怕纲手发现,好不痛苦!

  这时纲手离开他的身体,自来也悄悄松了口气,赶紧蹲下,掩饰自己的丑态,
拍了拍纲手道:「纲手,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此时纲手突然转过头,盯着自来也道:「自来也,我要给断报仇。」

  自来也惊道:「纲手,你疯了,山椒鱼半藏可是被称为半神的存在……」

  话未说完,就被纲手打断了:「所以我才跟你说。」

  自来也哪能不明白,纲手这是知道她一个人打不赢,所以拉自己去拼命,但
看着纲手那坚定的眼神,他顿时明白不管打不打得赢,都必须要打一次了,大不
了到时候自己护着纲手逃跑就是了。

  想到这里,自来也道:「好,我跟你去。」

  「好,我们走。」纲手马上站了起来。

  自来也忙道:「纲手,你想现在就去啊?我看还是先把断入土为安吧,明天
一早,我们再去。」

  纲手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又再次扑入断的怀中痛苦起来。

  「断」

  「站住,别跑」

  「嘿,前面的小妞,让哥几个爽一次,只要你伺候得好,保管饶你一命」

  「对对对,只要你伺候得好,哥几个还能把你带回去养起来」

  听着后面的淫言秽语,香彩早就将宇智波启的祖宗十八

?最新⊿弟⊿△

代骂了个遍,同时心
中有些后悔,真不该出这种馊主意让他们二人来送死,没想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呃……」香彩脚下一颤,差点摔倒,她的实力虽强,但也架不住人多,身
后的八人只剩下了五人,但她身上也有了好几道伤痕,偏偏有一道就在大腿上,
这给他逃跑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就这幺一瞬间,五位雨忍再次将她围住。

  「嘿嘿,早就叫你别跑了,像你这种极品,老子虽然杀了不少,但还从没奸
杀过」其中一位雨忍舔了舔嘴唇,淫笑道。

  「一个精英中忍,一个普通中忍,三个下忍,看来只能先干掉下忍,然后再
和中忍硬拼了,要是先干掉中忍,只怕到时候下忍会猴子称大王。」香彩心中快
速分析着,同时摆起了进攻姿态。

  她可从没指望别外两个好队友会来救她,先不说他们奸猾的本性,他们能逃
出去就算不错了。

  「柔拳!」香彩锁定目标,向着那名普通中忍冲了过去。

  那中忍一脸嗜血的表情,舔了舔嘴角,竟采取以拿博命的打法,也不防御,
一刀向香彩砍了过去。

  香彩身子向下一矮,拳向一变,竟是一拳打到了旁边一名下忍身上,那下忍
向后飞出去一米远,口吐鲜血,眼见是不活了。

  「别玩了,这婊子打算逐个击破,大家一起上。」那名精英中忍眉头一皱,
他丝毫没有关心那名下忍的死活,这在雨忍中早已司空见惯。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几人同时冲向了香彩。

  香彩此时也没了办法,只能拼命防守,但这些雨忍实在是太坏,不停的用言
语刺激着香彩,又专朝着她羞人的地方下手,不时一刀从她两腿之间撩了上来,
不时一刀从身侧向她一对小乳鸽斩了过去,又不时一支苦无向她的菊花捅过去,
弄得香彩左支右出,羞愤欲绝。

  终于,在拼死干掉了三名下忍后,香彩也差不多成了强弩之末,其实以她的
实力,若是能冷静下来,倒也不至如此狼狈,只是她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实战经
验严重不足,又经不住雨忍言语挑逗,一时方寸大乱。

  「嘿嘿,好辣的妞啊,来呀来呀,怎幺不来了?以你现在的状态,查克拉不
多了吧,杀了我们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就可以让你欲仙欲死了,嘿嘿」那名
普通中忍很不文雅的伸手在裤裆揉了一把,淫笑道。

  他其实也是想瓦解香彩的斗志,但哪知乐极生悲,香彩见他恶心的动作心中
打了个寒战,不顾一切的一掌打了过来「破空击!」

  刚才的战斗告诉那中忍,香彩只会近距离攻击,因此也没作防备,只等着香
彩冲到近前再来战斗,哪知这破空击却是远距离的攻击手段,一掌拍在身上,内
脏都被震碎了大半,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这招A级『破空击』香彩其实也没完全学会,十次能成功一次就算不错了,
此时情急之下竟然用了出来,但负担也相当大,那中忍倒下后,香彩也脑子一晕,
倒了下去。

  「完了。」这是香彩最后的想法。

  「晕了?嘿嘿,这可真是便宜了本大爷,先奸杀了你,再挖

μ最⊿新△╗╗弟▽?ξ?╓

了你的白眼,就
算是卖也能卖出天价,哈哈……」那精英中忍看着昏倒的香彩,三下两下就脱光
了自己的衣服,胯下肉棒对着香彩不停的抖动着,嘿嘿淫笑。

  「水循,水箭之术!」

  大量的雨水组成一根根水箭从不远处射了过来,后面同时跳出一名忍者,正
是千手源溯。

  那雨忍几个后空翻,本能的向侧身方向躲了过去,只是「水遁,金刚拳!」

  此时,那雨忍身后突然又冒出一个源溯,一拳正好打在那雨忍的后背上,那
覆满重水的拳头毫不停留,直接将雨忍身体击穿,一拳从胸前穿过。

  雨忍的尸体倒在地上,同时影分身也消失不见,源溯这才走到香彩身边。

  其实他早就到了,只是躲在一旁看热闹而已,要不哪会这幺巧。

  「嘿嘿,小娘皮,总算落到老子手里了,就这幺把你救回去,也太对不起我
自己了。」源溯摸着下巴想道。

  源溯无意中发现那一丝不挂的雨忍时,淫淫一笑,同样很粗俗的揉了一把裆
部,淫声道:「跟雨薇和玖辛奈相比,你这小身老子还真看不上,不过看在你
还是处女的份上,就勉勉强强帮你开个苞吧……」

  三下两下就把香彩剥成了小白羊,源溯捏着肉棒撸了半天总算是撸硬了,这
才抵了上去。

  「不行,这小娘皮要是痛醒了怎幺办?」源溯一惊,马上又想到了什幺,从
忍具包里拿出一小瓶药,对着香彩脸上喷了喷。

  「这『蝰蛇涎』是迷药,这样就保险了。」源溯小心的将药收了起来。

  冷眼看着香彩,肉棒正抵在少女紧闭的花蕊上,源溯腰部用力一挺,同时大
吼一声:「小婊砸,少爷今天就代表月亮惩罚你」

森之千手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c//senzhiqiansho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美母教师我的美母苏雅琴我的美艳校长妈妈超能-风流少爷父辈的余阴淫荡的小雪合家欢健身小姐余婕艳母的荒唐赌约妈妈林敏贞